“氣候總理”默克爾一直在行動
發布時間: 2019-09-06

 


  “氣候總理”默克爾在2019年的彼得斯貝格氣候對話上強調:2050年實現氣候中和的目標,相關討論不應該是我們能否實現,而是我們如何實現。圖片來源:德國聯邦政府網站

  2019年以來,有著“氣候總理”美譽的默克爾,在歷經政治風云變幻之后,再度回歸氣候主題并努力鞏固其先鋒和領袖的角色。默克爾主導成立了“氣候內閣”,達成了“退煤”共識,推進二氧化碳定價,通過了扶持退煤地區發展的《結構強化法》草案。9月20日,德國氣候內閣將就氣候政策相關的一攬子措施作出決定,此舉將為默克爾推動世界氣候行動,并出席聯合國氣候行動峰會鋪平道路。

  雄心與現實的差距

  “我們不能在這里空談美麗構想,卻把減少溫室氣體具體排放量的數字空在那兒!”這是默克爾總理在2009年哥本哈根世界氣候大會上的講話,從一個側面體現了那個時候的德國是如何滿懷雄心推動各國共同應對世界氣候變化的。

  十年時間一晃而過,轉眼到了2019年5月,一位網名為“Razo”的德國年輕人發布了一個批評基民盟(CDU)政策,尤其是氣候政策的視頻,點擊量很快超千萬。CDU在隨后的歐洲議會大選中損失慘重。已經辭任CDU黨主席的默克爾,在談到此前聯邦政府的氣候政策時說:“我們(做得)還不夠好,你必須這么說。”

  曾經敦促各國重視數字指標的德國重新審視自己的承諾,尷尬地發現自己實現氣候目標的任務非常嚴峻,不僅2020年的氣候保護目標幾乎實現不了,而且距2030年的目標,即比1990年減少55%的碳排放,也還有很大差距。如果不迅速采取果斷行動,德國肯定無法實現能源轉型和氣候保護的目標。

  加速推動氣候保護

  默克爾總理其實在氣候保護方面已經做了很多努力。以能源轉型為例,2019年德國居民電價30.22歐分/千瓦時,是歐元區電價最高的國家之一,其中可再生能源附加費占了電價的21%。但多年堅持的結果是德國可再生能源發電比例逐漸升高到創紀錄的44%,為面向未來的行業創新創造了空間。只是接踵而來的歐元危機和移民危機,使得默克爾不得不優先考慮整個國家的經濟利益,氣候目標才在不知不覺中被落下了。

  為了“在具有約束性的法律框架內貫徹2030年氣候保護規劃,實現氣候保護目標”,默克爾在新一屆政府成立不久便組建了精干的“氣候內閣”,由默克爾總理、總理府部長和6位聯邦部長組成。默克爾希望通過這一機構更加積極高效地推動氣候政策的制定和實施,特別是確保實現2030年的目標。今年9月20日,德國“氣候內閣”將制定一攬子氣候保護措施。

  已經成型的措施中,最重要的是逐步減少和停止燃煤發電,并為受影響地區提供合適的支持。“退煤”已經在年初達成共識。為給受影響的褐煤地區創造新的、面向未來的就業機會提供具體明確的方案,8月28日,默克爾領導氣候內閣通過了《結構強化法》草案,扶持退煤地區的結構轉變,平衡轉型壓力,相關投入到2038年總計將達400億歐元。

  未來擬推出的措施中,以“二氧化碳排放定價”最具影響力。提出這一建議的經濟專家委員會認為,為了激勵碳存儲并有效保護氣候,溫室氣體排放應該變得更加昂貴。政府將鼓勵基于市場的方式減少二氧化碳排放。這一方面可以有效地實現承諾的目標;另一方面,可以實現經濟效率和社會公平。它或將成為德國重啟氣候政策的重要手段。

  推動2050年實現氣候中和

  默克爾總理希望推動歐盟到2050年實現氣候中和的目標,繼續作為全球氣候政策的典范。她在近期訪問冰島、荷蘭以及出席G7峰會時,均把氣候問題作為最重要的話題之一。為了強調2050年實現氣候中和目標的重要性,默克爾給氣候內閣的任務不是研究可行性,而是“如何實現2050年氣候中和的目標”。

  默克爾認為,重要的是通過稅收制度和經濟手段引導人們,使用具有吸引力和經濟性的氣候友好型技術,并確保“整個系統是可持續的”。德國的氣候保護政策必須同時考慮三個目標:保持德國作為工業強國的競爭力;實現氣候目標;保持生活成本,如能源成本,讓公民負擔得起。

  從1995年擔任聯邦環境部長算起,氣候問題已經陪伴默克爾度過了政治生涯的大部分時間。在收官階段,默克爾將盡她最大的努力,在全球應對氣候變化領域留下自己的烙印。默克爾說,在氣候政策方面,她更愿意立足創新,帶動“全社會所有參與者”走上改善氣候保護的道路。她認為這才是應對全球挑戰的關鍵。(李山)

 

2019年09月06日08:47 來源:科技日報

吉林十一选五走势图表手机版